首页 >> 魅力敦煌 >> 敦煌大事记 >> 正文

明(三)

2018-04-04 15:26:29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    点击:

明(三)

正统元年(1436年)

二月,升沙州卫都指挥佥事阿赤不花为都指挥同知,指挥使撒力为都指挥佥事,正千户翁失台瓦失加为指挥佥事,副千户薛得失加著失加为正千户,百户亦剌马册、舍人彻米彻为副千户,从本卫都督困即来奏请也。

是月,升沙州卫指挥同知兀鲁思卜花为都指挥佥事,副千户哈儿哈老疾,以其子失兰卜代,仍升为指挥佥事,以其来朝愿居边自效也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十四)

是年,西域阿端遣使来贡,为罕东头目可儿即及西番野人剽夺。困即来奉命往追还其贡物,帝嘉之,擢都督同知。(《明史·沙州卫》)

正统二年(1437年)

一月,命掌沙州卫事都督同知困即来子阿木哥,代为指挥使。

是月,沙州卫指挥使阿木哥既授职,陛辞,赐宴并彩币等物,仍命赍谕其父困即来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二十六)

是年,赤斤蒙古卫指挥且旺失加之部下时往沙州寇掠,或冒沙州名,劫西域贡使。(《明史·赤斤蒙古卫》)

正统四年(1439年)

六月,升沙州卫都督困即来子指挥使阿木哥为都指挥佥事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五十六)

是月,沙州卫都督困即来奏:“都指挥阿赤不花等一百三十余家皆逃往哈密,屡奉命往取,不即发遣。”上敕哈密忠顺王,令发回逋逃。各守疆界,睦邻保境,共享太平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五十六)

七月,哈密和赤斤蒙古卫占领沙州卫一百三十六家不发,罕东卫班麻思结部又侵居沙州,截路抢扰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五十七)

八月,沙州卫都督困即来密令人至瓦剌、哈密诸处调事,具得其状,遣使臣保童等入奏。帝喜,降敕奖励,厚赐困即来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五十八)

是年,沙州卫困即来以罕东卫都指挥班麻思结率领本部人侵居其地,乞遣还。天子即谕班麻思结睦邻保境,勿启衅端。久之,沙州全部悉内徙,思结尽有其地。(《明史罕东左卫》)

正统五年(1440年)

五月,升沙州卫所镇抚月里卜花、百户帖木儿卜花俱为副千户。以都督困即来遣报迤北事情故也。

是月,沙州卫都督困即来遣使贡方物。赐宴并赐彩币等物有差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六十七)

六月,罕东卫班麻思结部下可儿即、切阿把诱去镇抚哈剌苦出等三十家,不肯遣还赤斤蒙古卫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五十六)

八月,升沙州卫都督同知困即来为右都督,子都指挥佥事喃哥为都指挥同知,以缉探哈密声息有劳故也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七十)

正统六年(1441年)

六月,沙州卫护送往哈密公干的医官哈先出境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八十)

是年,明廷命边将帮沙州卫众缮修苦峪城,率戍卒助之。(《明史·沙州卫》)

正统七年(1442年)

十月,兵部奏,沙州卫都督困即来奏称,赤斤蒙古卫指挥鉴可者劫掠其牛马等物。

十一月,沙州卫都督困即来赴京朝贡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九十八)

十二月,赐沙州卫都督困即来纻丝六表里、绢六匹、织金纻丝衣一袭、靴袜各一双,其余俱赐纻丝表里等物有差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九十九)

是年,沙州卫都督同知困即来率众侵哈密,获其人畜而归。(《明史沙州卫》)

正统八年(1443年)

一月,升沙州卫右都督困即来为左都督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)

二月,升沙州卫指挥使哈剌苦出为都指挥佥事,指挥同知薛令为指挥使,指挥佥事乃儿不花,保童昂克为指挥同知,正千户抚吉司那罕只孙为指挥佥事,命故都指挥佥事苦出帖木儿子瓦失加袭为指挥使,指挥同知锁南子莫罗孩、指挥佥事翁失台子鬼力俱袭职,从本卫都督困即来奏请也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零一)

九月,沙州卫左都督困即来遣人来朝奏边事。赐钞、彩币表里、袭衣等物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零八)

正统九年(1444年)

三月,奉命护送戎地面来朝使臣千户沙力免力等至哈密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一十四)

四月,甘肃总兵官宁远伯任礼奏:沙州及赤斤蒙古各诉饥饿,愿借种粮,与之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一十五)

是月,令喃哥护送瓦剌使臣察剌八失等至哈密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一十五)

九月,困即来卒,长子喃哥率其弟克俄罗领占来朝,授喃哥都督佥事,其弟都指挥使。即还(沙州),兄弟乖争,部众携贰。(《明史·西域传》)

闰七月,升沙州卫使臣副千户亦剌马丹为指挥佥事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一十九)

八月,升沙州卫都指挥佥事撒力为都指挥同知,指挥使薛令为都指挥佥事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二十)

十月,沙州卫指挥奄克等以奏事至,赐之彩币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二十二)

十二月,升沙州卫都指挥佥事桑加失里为都指挥同知,指挥同知乃儿不花为指挥使,指挥佥事只孙、彻米彻、滕吉思俱为指挥同知。同月,命沙州卫故指挥同知保童子绰思加袭职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二十四)

正统十年(1445年)

三月,令沙州卫都督佥事喃哥等护送阿端地面使臣舍黑巴等回至哈密地面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二十六)

十月,沙州卫千户各洛哥等来朝贡马。赐宴并赐彩币等物有差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三十四)

十月,沙州卫指挥虎都秃,舍人锁罕帖木儿……等以奏事至京。赐宴并彩币表里等物有差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三十四)

正统十一年(1446年)

七月,沙州卫缺食,命给之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四十三)

秋,甘肃镇将任礼强徙沙州二百余户、千二百三十余人,居之甘州,沙州遂空。沙州为罕东酋班麻思结所有。(《明史·西域传》)

正统十二年(1447年)

徙沙州卫之众于山东。敕甘肃练兵备瓦剌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五十一)

正统十三年(1448年)

四月,给故沙州卫都督困即来女孙写帖门等月粮十石,家人可系等月粮二石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六十五)

七月,沙州卫都督佥事喃哥弟锁南奔不从徙,窜入瓦剌,也先封之为祁王。礼侦知其在罕东,掩袭获之。廷臣请正法,帝念其父兄恭顺,免死,徙东昌。(《明英宗睿皇帝实录》卷之一百六十八、《明史沙州卫》)

正统十四年(1449年)

四月,罕东卫都指挥佥事班麻思结奏称“近被哈密抢杀人畜”。(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七十七)

是年,班麻思结进秩指挥使。(《明史罕东左卫》)

成化十三年(1477年)

苦峪、赤斤、罕东屡相仇杀,故安抚之。指挥师英钦奉敕命统领官军二千员名到此沙州安攘夷人。(《明宪宗实录》)

六月三日,在莫高窟题壁。(《敦煌莫高窟供养人题记》第98窟)

成化十五年(1479年)

一月,班麻思结卒,孙只克嗣都指挥使职。(《明史·罕东左卫》)

九月,立罕东左卫于沙州,令只克仍以都指挥使统治,捍御西陲。(《明宪宗实录》卷九十四、《明史·罕东左卫》)。

成化十七年(1481年)

安定卫率众侵沙州,大掠而去。(《明史·安定卫》)

成化二十一年(1485年)

甘肃守臣言:北寇屡犯沙州,杀人掠畜。又值岁饥,人思流窜。已发粟五百石,令布种,仍乞人给月粮赈之。(《明史罕东左卫》)

只克有斩级功,擢其都督佥事。(《明史·罕东左卫》)

成化二十二年(1486年)

十月,罕东左卫都督佥事只克等遣指挥伯牙思虎郎等来朝贡马驼。赐宴并衣服、彩段等物有差。仍令赍敕并回赐只克等三人彩段表里各一,以其先与瓦剌对敌有功也。(《明宪宗实录》卷二百八十三)

弘治二年(1489年)

七月,罕东左卫都督只克等遣都指挥把牙思虎郎等……来朝贡马驼等物。赐宴并衣服、彩段,其回赐彩段表里及留边关夷人彩段等物,亦付使臣领回给与。(《明孝宗实录》卷二十八)

弘治三年(1490年)

七月,罕东左卫都督只克等差使臣千户阿黑那等……各来贡。赐宴并彩段衣服等物,其回赐只克等衣服表里付使臣领回给之。(《明孝宗实录》卷二十八、卷四十)

弘治五年(1492年)

十月,罕东左卫都督只克遣指挥川卜儿札来贡。赐宴并彩段等物如例。(《明孝宗实录》卷四十、卷六十八)

弘治十五年(1502年)

八月,罕东左卫都督只克等遣指挥阿黑纳等来贡。赐宴并彩段衣服等物有差。(《明孝宗实录》卷一百九十)

弘治十七年(1504年)

瓦剌及安定部人大掠沙州人畜。只克不能自存,叩嘉峪关求济。天子既振给之,复谕二部解仇息争,不得构兵召衅。(《明史·罕东左卫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