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敦煌新闻 >> 今日要闻 >> 正文

今天,我们如何描述敦煌

2018-10-08 18:01:16    来源:敦煌广播电视台    作者:    点击:

敦煌从不缺少过路人。穿越绵延千里的河西走廊,在鸣沙山与玉门关之间流连的,有张骞、玄奘,有知名的探险者和无名的羁旅人。他们带着不同的使命,携带着东西货物,经过古丝绸之路上的“咽喉锁钥”之地。但直到一百多年前,敦煌还是斯坦因口中“被世界忘却的地方”。

今天的敦煌已是许多人的目的地。每个来到敦煌的人都在思考——如何理解敦煌,如何描述敦煌?有人来到敦煌,在莫高窟里寻找传说,或在壁画前琢磨色谱,或研究壁画里的乐器、学习飞天的舞姿。

9月27日至28日,第三届丝绸之路(敦煌)国际文化博览会召开,来自中外的众多学者、艺术家、文创产业从业者会聚于敦煌,在他们的创作下,数千年的敦煌走进了音乐、画作、服饰、剧目里,走进互联网,走入数字科技。

沙漠是敦煌的底色,莫高窟为这座沙漠之城镀上了千年的光彩。这光彩在今天已可以“穿在身上”——青绿来自莫高窟九色鹿,土红代表盛唐气象,土黄如大漠孤烟,褐黑则表达着密教的玄秘。

9月26日晚,北京服装学院的模特们穿着代表“敦煌四色”的服饰从舞台中央款款走来。盛服鲜丽,红装金钿,在本次文博会上,20套艺术再现服饰和80套创新设计服装亮相。带着当代人的思考和体温,服饰成为敦煌文化外化表达的绝佳载体。

87岁高龄的敦煌艺术研究专家、艺术设计教育家常沙娜说:“看到这些模特走出来,就像看到供养人从壁画上走出来一样。”

据了解,本次参加展演的100套服饰全部由敦煌服饰文化研究暨创新设计中心研究、设计和制作。在该中心主任、北京服装学院前院长刘元风教授的带领下,设计制作团队选择了敦煌石窟历代壁画中具有典型特征的20身世俗供养人画像作为参考,佐以历史文献考证和服饰纺织品文物对比研究,艺术再现了敦煌历代服饰在造型、纹样、色彩等方面的艺术面貌和独特魅力。

莫高窟第285窟南壁上绘有飞天擎箜篌的画面,盛行于唐代的乐器“箜篌”在14世纪后便逐渐消失在历史长河中。当时的乐工不会想到,是莫高窟留下了关于箜篌的记忆,让今天的人们得以再度聆听到李贺笔下“昆山玉碎凤凰叫,芙蓉泣露香兰笑”的箜篌乐音。

玉笛飞声、琵琶反弹、箜篌常鸣,敦煌壁画共刻画了来自中原与西域的4000多件乐器图像,其中琵琶就出现了700余次。此次文博会首次集中展示了敦煌壁画中弹拨、拉弦、打击、吹奏四大类乐器97种、245件(套)。这些仿制乐器由敦煌研究院壁画乐器研究专家郑汝中设计、甘肃省文化产业发展集团与敦煌研究院合作开发。

在文博会展厅,记者看到一个特别的展览“到世界找敦煌——敦煌流散海外精品文物复制展”。该展览复制了英国不列颠博物馆、法国吉美博物馆、纽约大都会博物馆、日本民间收藏机构的敦煌经卷、绢画等各类文物。

20世纪初,盗宝者纷至沓来,致使藏经洞珍宝流散国外,至今难以聚首。陈寅恪曾痛心描述:“敦煌者,吾国学术之伤心地也。”

1941年,张大千带着卖画与借来的旅费,从北京飞至兰州,再从兰州赶往敦煌。他先后乘坐了货车、马车,前后用了一个月时间抵达敦煌。一年之后,常书鸿带着第一批研究人员一路颠簸向西,来到了敦煌,拉开了敦煌研究的序幕,敦煌就此向世人掀开了神秘的面纱。

“创新中最大的阻碍,就是北京到敦煌的飞机太少了!”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院长米哈伊洛夫斯基·西蒙也是一个对敦煌心向往之的人,说完这句话后他便豪爽地大笑起来,玩笑中满是对敦煌文化的赞赏。

今年5月,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的18位艺术家受邀来到敦煌,历时三个月创作了100幅以敦煌题材和敦煌元素为主要内容的美术作品,对敦煌文化进行了一次“俄罗斯表达”,汇集这一成果的展览——“俄罗斯画家画敦煌”也在此次文博会期间展出。

据甘肃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陈青介绍,本届文博会秉承“和平合作、开放包容、互学互鉴、互利共赢”的丝路精神,以“展现丝路风采,促进人文交流,让世界更加和谐美好”为主题,近100个国家和地区及国际组织的代表,1000名左右的国内外嘉宾出席了会议。

“我们接到了一个光荣的任务:来到敦煌,把敦煌的历史镌刻在音乐和绘画作品中。”9月27日,兰州交响乐团首次公演了由俄罗斯作曲家维克多·布列沙克创作的交响组曲《丝绸之路·敦煌》。俄罗斯安德烈耶夫国立交响乐团团长米金娜·娜塔莉亚说,《丝绸之路·敦煌》力图用音乐来呈现莫高窟壁画、古代商队的茫茫征途以及飞速发展的现代铁路等种种意象。“我们音乐美术工作者是丝绸之路上的情感记录者。”

“在大泉河东岸、陈列中心后面,有一处墓园,除了敦煌研究院的职工,很少有外人知道。石碑下面,躺着常书鸿、段文杰、李仁章等十几位为敦煌文物事业作出过杰出贡献的先辈,他们是敦煌事业的奠基者、开拓者。”

走在敦煌莫高窟景区,打开腾讯智慧景区中的“敦煌莫高窟电子导览”,其中有一处景点标记着“老先生墓地”,点击语音解说,你便可以听到上面这一段叙述。

“老先生墓地”曾是莫高窟景区中最不引人注意的地方,却是当代敦煌人文精神之所在。腾讯智慧景区产品经理韩朝说,我们将“老先生墓地”加入电子导览中,是希望智慧地图让游客更深入地了解人文的敦煌。

“互联网+数字科技”为文化遗产保护带来了生机。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在28日召开的“一带一路”文化创意创新论坛上介绍,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同中国敦煌石窟研究保护基金会、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共同发起了敦煌“数字供养人”项目。通过网络募集资金,用于对莫高窟第55窟进行全面、高精度、高保真的数字化档案采集。

近年来,腾讯与敦煌研究院展开了一系列合作,通过音乐、动漫、文创等数字创意产品带动腾讯的青年受众关注敦煌文化遗产保护。敦煌研究院、QQ音乐、上海音乐学院联合发起的“古曲新创大赛”,面向年轻创作者,征集并遴选出了一批基于敦煌文化元素创作的优秀音乐作品;腾讯“博物官”运用图像识别技术,结合敦煌研究院的数字化成果,更好地呈现洞窟、壁画相关的讲解内容。

自2013年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提出以来,敦煌这座曾经的丝路明珠,正不断焕发它的光彩。连续三届的丝绸之路(敦煌)国际文化博览会,让人文、科技等元素不断汇聚在敦煌。

“文化创意产业是‘心灵的经济’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贾旭东认为,在对传统古文化进行挖掘时,既要避免过度商业化,也要避免过度文化化。创意可以吸引人,深入挖掘文化价值才能留住人。“敦煌作为一个客观的文本,其价值是多面的,涵盖雕塑、绘画、建筑、民俗、宗教,我们每一代人看到它的意义都是不同的。将文化资源转化为文化产品,敦煌开了一个很好的头。”

敦煌石窟在绵延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矗立,不断往来的是一代又一代的人群。又见敦煌,人们看到的是历史,带走的是文化与生活。“如何描述敦煌”也可以是“如何描述长城”“如何描述丽江”,它们是传统文化留给当代人的时代命题。